首页 »

罕见!韩国军方“大换血” 7位高级将领履新

2019/10/10 3:22:06

罕见!韩国军方“大换血” 7位高级将领履新

 

近日,半岛核问题、美军“萨德”反导系统入韩以及美国放松对韩研制弹道导弹限制等问题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然而,国内关注的上述韩国军情热点都把目光集中在武器装备上,却忽视了近期韩国军队内实际还有一则重大的消息,即高层将领的人事变动。

 

2017年8月,韩国军方高层完成了延宕很久的人事变动。此番人事变动堪称近年来韩国军队罕见的“大换血”。根据韩方媒体及军队公开的信息来看,此次韩军人事调整中,共有联合参谋总长、陆军参谋总长、空军参谋总长、美韩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和陆军3大集团军司令等7位担任上将级职务的高级将领履新。

 

在韩国军队中,上将的职务编制非常有限。此番韩军中顶级指挥职务集体更换,且涉及联合指挥机构和陆海空三军所有重大岗位,在近年来的韩军人事变动中也非常少见。如此大规模而突然的人事变动究竟是何原因?这次人事调整有何特点,而履新的将领们又因何能获得提拔呢?本文将为您详细解析。

 

政局动荡导致人事停滞 凸显韩军制度弊病

 

据韩国媒体报道,这次看似突然的人事调整其实很早就在韩国国防部和韩军高层中酝酿。然而,由于朴槿惠“亲信门”事件不断发酵,并随后导致朴槿惠遭到弹劾,本应早就按继任顺序履新的7位高级将领的任竟被延宕了4个月之久。笔者认为,这一现象背后,显示了韩军人事体制的一些弊端。

 

作为倡导文官掌军和军队职业化、专业化的韩国军队,其高级将领的选任尽管需要经过政治领导人和相关的行政、立法部门的审议批准,但总的来说仍属于军队内部事务,应主要由韩国军方掌握其人选和换届节奏。按照高级将领任期制的原则,将领在担任某一职务任期满后,接任的将领即应接任履新。除非有战事或其他军务的需要,一般不应延宕或破例。

 

然而此次韩军人事更替因政局不稳而延误的事件,显示了韩国的军政关系并不如制度规定的那般明晰严格。朴槿惠一遭弹劾,相关的军队人事即被迫暂停。这反映了韩国政界对于军队的人事有较深的干预和牵涉,不免有军队的政治性泛化之嫌。

 

同时,如果政治领导人出现问题,军队的制度运行就受到影响,这意味着未来每逢韩国政治动荡,其国防安全就可能出现漏洞,这无疑将对韩国的安全产生负面影响。此外,军队的高级将领换届竟然全部同时进行,这将导致韩军在一段时间内全军都处于新旧更替的磨合适应期,对于随时面临国防威胁的韩国来说,这也意味着国防能力受损的风险增大。

 

将领选任不按资历 新任防长意见或为关键

 

对于此次调整履新的7个高级职位的人选考虑,韩国国防部表示,面对日益严峻的朝鲜核导弹威胁,并考虑到推进韩国国防改革的迫切性,此次人事调整把韩军军内德才兼备的将领列为优先对象,并经过了严格遴选。尤其是陆军高级将领方面,此次人事调整打破了按资历提拔的惯常做法,而是为候选人提供公平的晋升机会,强调能力优先。

 

熟悉日本和韩国军事史的军迷们想必了解,将领晋升严格按照资历(包括任职年限,军龄,军校届别等许多“标准”),是旧日本军队和深受其影响的韩国军队的一则人事晋升的“铁律”。固然这一规则确保了居于较高职位的军官的资历深于下级军官,避免了职务被资浅的军官超越的“尴尬”,但此举对于打破体制僵化,选拔有才干的将领会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因此,韩军此次人事调整强调能力优先,并在不同候选人之间进行遴选考核,较韩军的原有人事晋升制度有所进步。

 

然而,强调“能力优先”,打破“规则惯例”,往往也会成为政治领导人选任自己偏好的将领的借口。按照韩国媒体的说法,此次换届本应发生在上一任政府的任期内。而拖延至8月才完成的人事更替,却是在新一届政府任命的,以刷新人事为己任的新任国防部长官宋永武的领导下进行的。

 

目前尚未搜集到宋永武对韩军人事更替的干预的信息,但由于文在寅领导的政府中,对于军事问题熟悉的政客较少。而文在寅此前也并未表现出对于国防问题的特殊兴趣。同时,新任防长宋永武却出身于海军高级将领,对于国防安全议题和韩军的现状比较熟悉。因此作为新任防长,宋永武很可能对于军内人事变动产生重要的影响。

 

履新韩军将领简历速览 “惯例”之中有新意

 

既然韩军自称此次将领选拔是以“德才兼备”为优先标准的,那么就让我们来分析一下此番履新的7位上将的任职经历。

 

·韩国新任联合参谋总长郑景斗现年56岁,空军士官学校30期毕业,历任空军本部战略部部长、空军参谋次长、联合参谋本战略企划部部长等职,是战略和联合作战领域的专家。郑景斗成为23年来首位空军出身的联合参谋总长,也是继海军出身的崔润喜和陆军第3士官学校出身的李淳镇2位前联合参谋总长之后,第3位非陆军士官学校出身的联合参谋总长。

 

·韩国新任空军参谋总长李旺根现年56岁,空军士官学校31期毕业,历任空军本部情报作战参谋部部长、空军教育司令、空军作战司令和联合参谋本部军事支援本部部长等职,被评价为从军以来热情不减的专家型将领。

 

·韩国新任陆军参谋总长金勇佑在就职仪式上表示,未来5年内,韩国陆军将裁减四分之一的兵力,并把国防改革作为一次提升自身整体实力的机会,使陆军真正成为韩国国家防御体系的中坚。

 

·韩国新任美韩联合司令部副司令金炳周现年55岁,毕业于韩国陆军士官学校40期,炮兵出身,历任韩国陆军第30师师长、韩国陆军导弹司令、韩国陆军第3集团军司令等职。担任野战部队指挥官时他非常注意理论和实践的结合。

 

·韩国新任陆军第1集团军司令朴钟珍现年60岁,陆军第3士官学校17期毕业,历任韩国陆军第37师师长、陆军本部监察室室长、韩国陆军第6军军长和第3集团军副司令等职。他被认为是一位能够关爱下属和坚持原则的将领。

 

·韩国新任陆军第2集团军司令朴汉基现年57岁,韩国陆军学生中央军事学校21期毕业,历任韩国陆军第53师师长、陆军第2作战司令部参谋长和第8军军长等职。他的企划能力和媒体公关能力在军中获广泛赞誉。

 

·韩国新任陆军第3集团军司令金云龙毕业于韩国陆军士官学校40期,历任韩国陆军第2作战司令部作战处处长、韩国陆军第3师师长、韩国陆军本部情报作战参谋部部长等职。被认为是步兵作战领域的专家型人物。

 

通过对这7位将领的简历的分析,可看出这批将领的选拔仍是按照韩国军队的传统晋升习惯,挑选了资历较深,任职经历广泛,且在军内外口碑较好的高级军官。如履新的空军参谋总长和3个陆军集团军的司令,都是出身于韩国的军种士官学校,年龄在55-60岁之间,且在野战部队和高级指挥机关都有交替任职的经历。因此,这批新任的韩军将领的经历都符合以往韩军对于高级军官资历的需求。

 

与此同时,在以依照惯例为主的人事选拔中,也有一些与以往不同的新意。正如新任国防部长官罕见的任用了出身于海军的宋永武(韩国虽然标榜为文官掌军体制,但其国防部长官往往任命新近退役的原军队高级将领,且以陆军将领为主),新任的联合参谋总长郑景斗,是23年来首位空军出身的联合参谋总长,也是韩军历史上第2位非陆军出身的联合参谋总长。

 

在韩国军队中,陆军的规模和地位处于绝对的优势。而韩国所面临的安全威胁也主要需要庞大的陆军来应对。因此,韩国陆军的地位和分量较海空军为重,以往担任联合参谋总长这一联合指挥职务的将领,也大多出身于陆军。

 

此次由空军将领出任联合参谋总长,体现了近年来韩国海空军的地位攀升,在韩国国防力量中作用也日益增大。同时,相较于陆军出身的将领,出身海空军的将领往往对于现代技术和作战方式更为熟悉,也较少受到传统陆军思维的影响。因此,海空军将领可能会更加胜任联合参谋总长这一职务。

 

时下的韩国军队,处于新政府立足未稳,半岛形势日趋紧张,而韩军的变化调整又迫在眉睫的阶段。面对复杂的局面,这7名刚刚上任的韩军将领能否胜任目前所担任的职务,我们仍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