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论+】“本降专”就是歧视专科生?别再拿“鄙视链”说事儿了!

2019/8/14 6:50:14

【舆论+】“本降专”就是歧视专科生?别再拿“鄙视链”说事儿了!

1

 

“专升本”常见,“本降专”就不同了。

 

华中科技大学近日宣布,考上了大学不等于“混吃等死”,“学渣”不努力,就会转为专科生。如此看来,高中老师常说“考上大学就轻松了”,在华中科大怕难适用。

 

根据华中科大公告,《华中科技大学普通本科生转专科管理办法(试行)》规定:“我校普通本科生因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而受到学籍警示处理,或因其他原因不能坚持正常学习的,可申请转入专科学习,达到专科毕业要求后,按照专科毕业……转入专科学习期间不得转回本科,也不得转专业。”

 

“进去985,出来专科生”,在高校招录期间,华中科大此举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关注。

 

为此,华中科大回应称:“试行本科转专科制度的目的是尊重学生成长过程的多样性,不因为学生成绩原因,剥夺学生受教育的权利,改变一刀切式的培养模式,尝试按照学生的学业基础差异、学习能力差异与个性需求差异,探索分流培养、分类成才的学籍管理机制。”

 

校方还强调,试行本科转专科是一种学业救济制度,体现了人文关怀,给濒临退学的学生一条出路。


2

 

校方的初衷虽好,却戳痛了专科生的神经。一些网友很气愤:“专科招谁惹谁了?”

 

网友“多你个你”认为,“本降专”是一项拍脑子的决定:“这样让全国这么多专科院校、专科生情何以堪!”

 

“学渣”成绩不好,就来读专科,难道是“专科比本科更低一等”吗?

 

的确,“不努力,读专科”的公平性值得商榷。就像网友“点L心”所说:“学分不达标应该是劝退的,现在改成专科,给不努力的学生留了退路。”

 

但因此就“歧视专科”,也有点太“玻璃心”了。

 

网友“科洛桑2014”说得很直白:“就含金量而言,专科比本科低,所以降成专科是一种惩罚手段。本来重点不在专科,干嘛非要出来嚷嚷专科怎么了。”

 

网友“金表花花”批评说:“不是别人觉得专科低人一等,恰恰有人的潜意识里,专科在学历上不如本科。但人生不是用一个学历来认证的,所以摆正心态吧。”

 

“当下舆论场中存在一种过度敏感的泛鄙视化倾向,用‘鄙视’或‘歧视’的冲突视角看待一切区分。”媒体人曹林解释说,每个系统在管理中都有天然的层级,比如学术层级中,教授层级就是比讲师高,教授有学术不端行为,取消教授职称降为讲师,这也无关歧视讲师。正是因为有层级和差别的存在,社会才产生了激励和竞争机制,人努力奋斗就向上一个层级,不努力就会滑向下一层,跟歧视和鄙视毫无关系。

 

网友“有为与无为”有疑惑:“不达标就不该毕业,怎么来读专科?”以此影射华中科大放低了专科毕业的标准。事实上,华中科大对此亦有对应之策:“转入专科学习后三年内必须完成相应的学习任务,达到专科毕业的标准,否则予以退学处理。”

 

看来,最可怕的不是“本科不努力,毕业成专科”。不努力的话,怕是连专科都毕业不了。


3

 

别认为这“本降专”是首创,其实,华中科大早在2008年就已经“玩”过了。

 

据2008年6月24日的《武汉晚报》,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就实行了“本降专”,每学期对挂科两门的学生进行黄牌警告,每年进行一次学分清理,本科生凡所获学分低于应修学分的1/2者,劝其退学或降读专科。当年,就有30名本科生降读大专。

 

比华中科大更早的,还有海南大学。2003年《海南日报》刊发消息,海南大学23名本科生转为专科生,因为按照《海南大学本科教育分制条例》的有关规定,在校学生一年内不及格的课程累计达到16学分以上(含16学分),转为试读,试读不合格,将降入专科学习。

 

如果深挖历史,清华大学可能是“本降专”的“老祖宗”。《中国青年报》一篇人物报道显示,1998年山东省理科状元沈童就读于清华大学电机系。遗憾的是,他入学后对专业毫无兴趣,成绩也非常惨淡,“此时他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拿专科毕业证,二是拿肄业证。在沈童看来,肄业证不如专科毕业证,因为肄业证根本就不算毕业,专科毕业证至少说明他在清华大学毕业了。”

 

华中科大也多次表示,“本降专”国内高校已有先例,教务处前期也完成了相关调研工作。


4

 

事实上,抛开歧视的话题,“本降专”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毕竟“考上大学就轻松了”的论调,正反映了大学教育的失败。

 

网友“北京华氏三十二度”说:“早就该这样了!这种严进宽出制度,对本科教育是损害。”


        
曹林作为华中科大的校友,更是为母校感到自豪:“在学历不断贬值的时代,这意味着华中科大的学历更有含金量了。读书时,时常听说‘谁毕业时没拿到学位证’‘谁被退学了’,这氛围让学生哪敢荒废学业。”        

“因此,不管高考考了多少分,要想顺利毕业,就必须达到毕业的要求和标准。如果没有达到毕业标准,坚决不能让其毕业,该予以留级、退学的一定要予以留级、退学处理,不能手软。”南方网评论认为,高校理应纠正长期以来的严进宽出机制,建立起严进严出机制,严把大学生的毕业关,为社会培养符合标准的大学生。


        
不过,《新京报》却指出了另一个问题:“我国目前没有自由转学制度,退学对于大学和学生来说都是不容易的事。大学要承担很大压力,对于那些靠学费收入办学的民办学校来说,根本就不愿意淘汰学生。要是有学生选择主动退学,尤其是从名校退学,会令大家觉得不解,因为代价不小。”

 

反观美国,退学制度十分正常。“对于学校来说,可以淘汰不合格的学生,而对于学生来说,则可进一步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和专业。这一制度之所以被接受,是因为大学招生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入校后学生可进一步自由申请转学、转专业,这意味着一名学生如果从一所大学退学,可以继续申请去其他大学,而无需再重读高中、重新参加入学考试。”

 

华中科大的改革已有类似的“雏形”,但想真正做到学生与学校的双向选择,还得依赖更多大学的加入,并得到教育管理部门的支持。

 

这么看来,“本降专”的学校不妨多一些,再多一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