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趣、父母、朋友圈,让青年重回职场的“三个秘密”

2019/9/16 18:10:39

兴趣、父母、朋友圈,让青年重回职场的“三个秘密”

“调查发现,失业青年在家‘闲置’的时间越长,他们选择再就业的可能性就越低。”

 

在徐汇区就业促进中心首席职业指导师连励之看来,人的性格没有好坏,技能可以培养。但不就业带来的是能力的丧失、自卑心理的产生,而这些都将极大地限制青年人的健康发展。

 

18至35岁,本该是最富创造力与激情的“花样年华”,却有部分“迷途青年”因为各种原因丢失了人生坐标。如何帮助他们重燃内在的劳动热情?

 

近日发布的一份《上海市青少年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显示:“十二五”期末,本市城镇登记失业人员中的青年比例为20.9%,同比“十一五”期末下降7.1%。这表明“十二五”间,上海所采取青年就业政策已取得一定成效。而“启航计划”作为其中一项市政府实事项目,重点面向全市2万多名失业一年以上的青年,承担着每年“帮助8000名长期失业青实现就业”的目标。

 

今年是“启航计划”走过的第4个年头。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启航计划”共帮助全市9776名长期失业青年实现就业,超额完成既定目标。

 

从“足不出户”到“呼朋唤友”共就业,“启航计划”的秘诀是什么?

 

导师:像你的影子一样了解你

 

“90后”小潘,2011年大专毕业后的两年间,由于各种原因一直寻觅工作未果。陆续做过淘宝客服、房产中介、仓库管理等岗位,但都在试用期内即被辞退。

 

2015年夏天的一个午后,正在午睡的小潘被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唤醒。原来是社区就业援助员“监控”到了长期待业在家的小潘,主动上门请他“出山”。  

 

初见小潘给人的感觉是体型微胖,谈吐有些木讷。问他“何时毕业?”小潘答“忘了”;“每段工作做了多久?”“不记得了”;“离职的原因?”“说不清楚”。

 

连励之决心从他的兴趣爱好入手,打开“话匣子”。“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我喜欢日本漫画,最近在追《进击的巨人》。”摸清小潘平时喜爱浏览的那几个网站后,向来不看漫画的连励之也跟着补习起了漫画知识。

 

第二次咨询,连励之上来就主动和小潘聊漫画、cosplay,小潘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话也越来越多。原来,小潘的母亲在他年幼时就赴日打工,后与其父离婚,无过多联系。父亲在家以炒股为生,只要求其尽快工作。

 

经过5次促膝长谈,连励之发现小潘个性随和,做事按部就班,加之小潘的爷爷是军转干部,他身上继承了祖辈很强的忠诚度与正义感。因此,寻求正规、且不以业绩衡量员工好坏的岗位最适合他。考虑到小潘之前做过电话客服、爱好打游戏,连励之认为游戏客服类岗位既符合他的个性,也契合其爱好。

 

高级职业指导师为启航青年开展重点援助

 

目前小潘已经工作满一年了,他说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还给自己定下了今年工作目标——成为所有客服里解答满意度最高的员工。

 

“现在回头想想,这些‘启航导师’甚至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他们给迷途的我划出了人生坐标,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谢谢你们。”

 

这支“比青年人更了解青年”的“启航导师”梯队中,不仅有职业指导师,还有长期摸爬滚打在职场一线的企业人事主管,更不乏一群对社区成员知根知底的街道居委干部。

 

前期,通过就业援助员每月挨家挨户地上门排摸,形成一张巨大的“搜索网”,牢牢“网住”社区内留存的失无业青年。第二步,根据就业援助员上门询问的结果,结合个体差异,出具“一人一张”的《失无业调查报告》。

 

这份《调查报告》包含了“个人服务意向”、“主要症结”等选项栏,据此来了解求职者的求职意向,帮助失业青年寻找到失业的症结所在。《调查报告》一旦生成,报告中的青年就留有了存档。“启航导师”将对他们进行追踪与更新,依据不同情况展开个性化的指导服务。

 

父母:你们的态度决定着孩子的选择

 

一位中职院校的校长告诉记者,每次学校开家长会,来参加的父母很多都是离异的,这一比例要明显高于其他本科院校。

 

“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渗透性的、全方位的。父母这一代的问题,或多或少会在孩子身上有所映射。这类孩子相对更自卑、更封闭。”记者也发现,不少参加“启航计划”的青年也来自单亲或低保家庭。

 

家庭和睦是一方面,父母的“就业观”也时时刻刻影响着孩子的选择。“溺爱”和“好面子”成为家长在孩子求职过程中两个突出的错误观念。

 

“刚踏入工作岗位,薪资低、翻班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有时候年轻人都觉得没有问题,他们的家长却无法接受。”连励之认为,父母为孩子遮风挡雨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也要适时学会放手。

 

“溺爱”的另一个表现就是盲目自信。“前来咨询的启航青年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父母觉得自己的孩子各方面都很完美了,但其实在我们看来,这些孩子并不具备竞争实力。”

 

不少职介所都遇到过类似案例,男孩失业在家天天打游戏,母亲跑过来替孩子找工作,问她孩子擅长做什么,母亲说孩子游戏打得特别好,希望找一份计算机方面的工作。很明显,母亲过分高估了孩子的能力,打游戏和计算机技能水平并无多少关联。家长缺乏对行业的基本认知,对于孩子的情况判断也存在偏差。

 

另一些父母则一味追求体面就业。“不少父母一听‘国’字头的单位就觉得稳定、体面,一些有前途、有潜力的私企、外企反而无人问津。”在职介所工作人员看来,这与父母辈就业包分配的时代经历有关。“派遣的单位未必就是不好,市场经济下就业局面已经发生变化,再抱着老观念求职只会碰壁。”

 

“家庭教育的意义要大于学校教育。我们对青年的指导,或许能改变他一时的理念,但这种改变很可能在回家以后就前功尽弃了,因为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要远比我们长。”

 

“就业训练工厂”学员们在召开每日沟通例会 

 

静安区就业促进中心首席指导师孙一蕾认为,相较于“80后”的父母,“90”后父母在就业问题上往往表现得更为强势。“‘90后’家长的知识文化水平普遍较高,他们认为自己的眼界与阅历足以为孩子铺垫好一切,于是便有意无意地将固有的社会经验与判断强加在孩子身上。”

 

“其实,对孩子干涉得越多,越会使他们丧失独立成长的机会。”孙一蕾提醒道。

 

逐渐意识到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后,各区就业促进中心开始将“培训父母”也纳入到“启航计划”板块。类似“家长学校”、“家长课堂”、“家长沙龙”等一系列活动开始在各个社区展开,原本只有青年参加的“就业训练工厂”项目开设家长见面会,邀请父母一同观察孩子的点滴变化,更好地帮助家长了解自己的孩子;不少就业促进中心还增开心理咨询室,不仅是给孩子做咨询,专家也同时为孩子的父母“找问题”;孩子们的“第二任家长”——就业援助员,则走家串户,建立与父母的良性沟通机制……

 

通过发挥家长在青年就业中的“正能量”,形成一股家庭的内在推动力,与“启航导师”这股外力一起,“推”青年出门。

 

朋友圈:我在变,他在看

 

年轻人喜欢玩“微信朋友圈”,失业青年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失业青年平时会在“朋友圈”互通招聘会、招聘岗位等信息,有时候朋友之间还会相互推荐岗位。

 

孙一蕾告诉记者,有时一个鲜活的事例、一个身边的典型,对青年的触动效果比父母和职业指导员的“苦口婆心”要强很多。

 

启航青年参加主题活动的现场

 

这个由80人组成的名为“面试来临”的微信群,其组成成员就是处于求职期的新老青年们。

 

一次,孙一蕾发布了一个电影放映技术员的岗位,作为风险提示,她告诉大家这份工作可能需要经常性地翻班与出差。原以为这样一份职业会遭受冷遇,没曾想群里却展开了一场热烈的讨论。

 

“要翻班好像不太好,太累了。”很快有人给出了负面的评价。“虽然要翻班,但薪资还不错,工作本身也挺单纯的。”第二个人一句积极的认可,带动起了整个群里青年的求职热情。

 

“年轻人本来就睡得晚嘛,昼伏夜出的作息倒是适合我。”马上有成员开始应和。“我也想试试这份工作,能和老胶片打交道,怀旧中不失一份浪漫。”就这样,电影放映技术员岗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大家的热捧。

 

“一个岗位,通过就业指导员之口来推,难免有自卖自夸之嫌,但倘若是同辈青年之间相互推荐,立刻就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孙一蕾说,就业指导员与青年之间多少总存在着距离感,如果能让青年与青年互相形成一种“自主自助”的氛围,就能更好地激发他们的求职意愿。

 

“我们发现青年人中‘一个看一个’的现象特别明显。一旦‘朋友圈’里有人实现就业,往往能形成示范效应,带动更多的失业青年实现就业。”

 

捕捉到年轻人沟通新动向后,各区纷纷开始在新媒体传播上动起了脑筋。徐汇区就业促进中心鼓励青年将活动现场的照片、感悟发到“朋友圈”,并通过集点赞量兑换小礼品,以这样的方式让青年所经历的事在朋友圈中传播。

 

可别小看了发“朋友圈”的作用,统计数据显示,在8个月的活动过程中,徐汇区就业促进中心接到的电话咨询量、互动报名人数、微信粉丝量激增。

 

“原先我们办一场大型主题活动,只有场内的人受到启迪,现在通过朋友圈,青年身边的朋友也开始了解‘启航计划’。”

 

利用微博、微信传播的新举措,政府的就业政策、活动信息被巧妙地“植入”到失业青年的“朋友圈”,让更多青年人加入到求职的浪潮中来。

 

青年人的“失业圈”摇身一变,成了活力十足的“就业圈”。

 


【记者手记】

从解决就业到“精准就业”,如何实现?


 

提及失业青年,很多人会习惯性地先给青年“扣帽子”:啃老、不思进取、能力缺失……能力素质确实是失业青年普遍存在的一块短板,但绝不是因果链上唯一的一环。

 

青年失业无业现象,并非某个国家、某个地域的特殊问题。英国、德国、荷兰等发达国家,都曾在不同历史时期遭遇过规模性的青年失业潮,但最终凭借着政府的主动作为,化解了危机。可见,要解决失业无业青年的就业问题,单单依靠市场的自我调适与吸纳,已远远不够,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适时介入。

 

然而,怎么介入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议题。围绕着一名失业青年的,是背后一连串的问题。就业,从来不是一个独立事件,它与青年本身、家庭环境、心理认知、信息对称性等因素相勾连。因此,要帮助青年就业,绝不是简简单单丢给青年一个岗位就能解决问题的。没有挖掘失业的真正动因,即使得到了工作,依旧可能频繁跳槽,治标不治本。

 

“精准就业”,是一个正在萌芽,但还尚未发育成熟的理念。它的核心要义就是针对每位失业青年的不同情况,制定个性化的帮扶方案。

 

这四个字的背后,提倡的是一种观念的转变。从过去“以量取胜”的粗放型治理失业,逐渐转变为“点对点”的精准施策。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不少区已经开始探索“精准就业”模式。在失业青年身边,站着三个人:导师负责测试评估,找出青年失业的症结所在;就业援助员“登门拜访”,对青年的家庭情况知根知底;一线企业人事主管,帮助青年更好地完成“人岗配对”。三个人,摸清了一个青年所处的“就业生态环境”。有了前期的了解,便有了后面“对症下药”的底气与资本。

 

其实不仅仅是就业问题,“精准”二字同样适用于解决各类社会现代化进程中所暴露的问题。比方说低收入人群的扶持政策、家庭矛盾的化解、青少年犯罪心理疏导等等这些看似单一,实则包含着错综复杂各类因素的社会性矛盾。要解决好这些问题,所谓的套路与模板,都显得过于泛化,无法针对“痛点”逐一发力。

 

解决问题不能“一刀切”,根本的方法终将是趋于“精准施策”,一切从实际出发,结合实际提出不同的方案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