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因斯坦也热衷“心灵鸡汤”?

2019/9/16 17:23:36

爱因斯坦也热衷“心灵鸡汤”?

 

刊于10月26日《文汇报》的一则《爱因斯坦“心灵鸡汤”拍出高价》报道,吸引了我们的视线。95年前,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一家酒店留下两张写有他对幸福“理论总结”的便笺。10月24日,这两张便笺分别以156万美元和24万美元在耶路撒冷拍卖会成交。

 

主持这次拍卖会的“赢家拍卖行”说,爱因斯坦的这张“幸福论”便笺,拍前估价为5000至8000美元,当天以2000美元的价格起拍,经过大约20分钟的竞拍,两名电话竞拍者进入“对决”,这张便笺最终由其中一人拍得,“这一价格创下以色列类似文件的拍价纪录”。拍卖行发言人梅尼·查达德透露,买主是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欧洲人。爱因斯坦的另一张写在白纸上、内容为“有志者,事竟成”的便笺,则以24万美元成交。  

 

爱因斯坦这两张关于“幸福”的便签是怎样写成的?按照法新社说法,两张便笺写于1922年,当时爱因斯坦凭借相对论获得诺贝尔奖不久,正在日本进行巡回演讲。拍出156万美元的便笺,是爱因斯坦当时在下榻的日本东京帝国大酒店使用信纸写的。  

 

卖家透露,爱因斯坦当时接到一名信差传递的信息,但可能这名信差不愿接受小费,或爱因斯坦手头没有零钱,但又不想让信差空手而归,于是在便笺上用德语写下了关于“幸福论”的话语——“相比纷纷扰扰地追逐成功,宁静谦逊的生活更让人快乐”,充当给信差的小费。爱因斯坦还对信差说:“如果你够幸运,这些笔迹会比一般小费值钱多了。”  

 

媒体在报道此则拍卖新闻时用了这样的评论:“爱因斯坦随手写下的‘心灵鸡汤’拍出高价”。这是指爱因斯坦便笺的文化价值、收藏价值高,还是名人价值抑或是他的“心灵鸡汤”价值高?如果用现在的流行文化眼光和审美趣味来看,爱因斯坦的“幸福论”,倒还真有点“鸡汤”意味。  

 

 

事实上,爱因斯坦的一生除了给人类留下了光子假设、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等科学贡献外,还留下众多关于科学、真理、成功、天才、理想、事业、人生价值、教育、伦理等深刻的理论思考和名言警句,如今,这些名言警句或被我们后人看作了“心灵鸡汤”。  

 

爱因斯坦的这段“幸福”论——“相比纷纷扰扰地追逐成功,宁静谦逊的生活更让人快乐”,其实是讲虚假纷扰的成功与宁静谦逊的生活哪一个更“幸福”“快乐”的问题,爱因斯坦给予了我们人生究竟怎样才能更有价值的鲜明答案。  

 

这段话使笔者想起了爱因斯坦的另一段话,“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关系着我们自己全部的幸福,然而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靠着别人(包括活着的和死去的)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我强烈地向往着俭朴的生活,并且常为发觉自己占有了同胞过多的劳动而难以忍受。”他这是在说,作为个体的我们生存于世,其实都是离不开社会,离不开他人的,我们生活的幸福与他人的工作、对社会的奉献关系密切,正因此,他“常为发觉自己占有了同胞过多的劳动而难以忍受”,而“强烈地向往着俭朴的生活”,为社会、他人做得多一些;而领受社会、他人的劳动和贡献少一些,“只有利他的生活才是值得过的生活”,对自己是充满了道德自省和自我批判的精神。  

 

字里行间所折射的爱因斯坦,并非只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他对“幸福”的思考,他对人生诸多课题的论述,正是他作为哲学家对这些问题的思索。  

 

 

这使笔者想到当下文化语境中,流行的“心灵鸡汤”到底有没有用的问题。我们知道,“心灵鸡汤”的流行,主要源于当代社会人们的情感需求、心灵诉求,却也暴露了其寻求“快速、直接、明了”的通用解决公式,所免不了的浅显,不能面对真实复杂社会现实,甚至动辄以唱人生高调、许一个虚假的理想化场景来麻痹受众意志的弊端。

 

尽管大家对“心灵鸡汤”尤其是充满人工添加意味的“伪心灵鸡汤”感到不满、厌恶和不屑,但我相信,读者还是欢迎像爱因斯坦通过毕生践行和感悟所写下的优秀处世格言那样的箴言(要一定给它戴上“心灵鸡汤”的帽子,也就戴吧)。相信它们能够帮助人们体察和感悟社会生活,为人生和社会中潜在的问题、现实中人们内心的困惑和冲突提供一些解决的可能性,也能启迪人们应拥有怎样的生存态度、平和心态和人生智慧,体现出科学大家的人文关怀。  

 

爱因斯坦的这些话,就算被封为“心灵鸡汤”,其中所包含的幸福认知、道德劝诫、人生价值等,不是起到了有益于世道人心的作用吗?


本文组稿、编辑:伍斌  题图为拍卖中现身的爱因斯坦便笺